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文成新闻 > 科技 >

武汉一线医生:疫情结束后,我想回家看孙子崔学勇

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时间:2020年02月12日 12:40

  自疫情爆发以来,一批又一批的白衣战士相继赶赴疫区。即便不在前线,我们也能感知,身处一线的他们肯定很忙。约稿近一个月,经复星医疗集团的帮助,《国际金融报》争取到了15分钟采访武汉济和医院一线医生的时间。

  这家医院并不是武汉地区知名度最高的医院、也不是以感染、呼吸道疾病为特色的医院,但是疫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自1月23日开始,武汉济和医院救挂牌“武汉市蔡甸区感染性疾病病区”。自此,这里的医生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我原来是肾病内科的。但疫情爆发初期,病人数目激增,原先呼吸科、感染科的医生根本不够。我因为在呼吸、循环方面有经验,就加入了这场战斗。”语音电话接通时,武汉济和医院肾病内科副主任医师段贵生说道。

  “病人感染新冠肺炎以后,胸片显示肺部呈毛玻璃影状态,阴影面积都很大,这是一种较特殊的病变。由于病程发展快,患者的呼吸功能会受到很大影响,很多病人会出现呼吸困难。而且,这个病让人琢磨不透的点在于,有很多病人进来的时候有发热、咳嗽等症状,后来这些症状突然缓解了,病人就很高兴,以为自己病愈了。但一拍CT,就发现肺部感染依然严重,还得持续治疗。而且有时候疾病会反反复复,说不好大概多久能治愈。”

  “而且,我们目前对这个疾病还不完全了解,没有什么特效药。在治疗上,抗菌药物、抗病毒药物等都在尝试。并且,我们很努力地在提高病人自身免疫力、抵抗力,希望靠肌体免疫力能战胜病毒。但是病人感染病毒以后,肌体各项能力都在下滑,吸收能力也是,很多药物的都不能有效吸收,这就使得恢复很慢。”说到这里,段贵生显得略有担忧。

  由于病情反复、没有特效药,病人的情绪出现了波动。崔学勇对于病人的情绪问题,段医生表示,“要稳住人心。病人当然会怕!所以在日常沟通的时候,我们会特别注意把病人的基本病变情况和他们讲清楚,让他们了解疾病,配合治疗。”

  据了解,段医生目前所在的病区,收治的重症病人较多。“对于重症病人,我们会特别关注血氧情况。鼻式吸氧完全不够,都得上氧气面罩,必要时要上呼吸机。我们还是希望及早发现、早治疗,毕竟很多人的片子早一天晚一天都不是一个情况,这对于降低死亡率还是很有帮助的”。

  然而,为了能使更多的重症患者生命体征稳定,尽早转危为安,就需要大量的呼吸机。而在当下这个非常时期,每一种医疗资源都很有限。为此,医院的控股股东复星医疗集团一诺千金,加班加点满足前线对负压救护车、博毅雅呼吸机等医用器械的需求,这无疑给了前线巨大的信心。

  “医生的防护和病人的治疗同样重要。”段医生强调。“我们肯定是很重视自我防护的。上班以后,防护衣、口罩、手套、鞋子等都要全副武装。从病房出来,要一关一关严格消毒。身上绑这么多东西,日常工作、给病人查体肯定会有不方便。手戴了手套和没戴手套完全是两种触觉,戴着口罩讲话也不方便,但得坚持,要对自己和大家负责。”

  在采访中,段医生还表示,当前疫区混乱紧张的局面出现了稍许缓解。“之前我们医院全院上下一股脑都是加班状态,大家精神高度紧张。但现在比之前好了很多了,有些病人转去了方舱医院。我这现在的情况好点了。”说到这,段老松了一口气。

  “我日常的工作就是做病理性检测,如血液、唾液、粪便等。我本人不是做核酸检测的,那个得去级别更高的医院。”他介绍道,“虽然我们不像内科医生那样在最前线,但我们日常工作也是一级防护状态,最近也一直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疾病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通宵工作,一点也休息不了。崔学勇有时候突然来了急诊病人,崔学勇为了快点得到检测结果,我们就得连轴转地工作。”

  谈及社会当前高度关注的“假阴性”问题,柳庆洲表示,“假阴性问题由很多因素造成。从病毒自身特点来说,有时候患者在潜伏期,检测就存在局限性。而采集、运输环节、实验室条件、人员操作都会影响结果。当然,检测试剂质量也肯定是影响检测的。”

  此外,崔学勇他还谈到了当前诊断的一些困难,“当前,新冠肺炎的确诊还存在一些困难。要做核酸检测的话,对实验室要求很高。我们呼吁一些有资质的检测机构尽快加入检测,以缓解符合条件实验室不足的问题。但是,这也得就近检测,毕竟运输过程会有风险。而且距离远以后,结果就不及时。我们也很希望能有快速检测的产品出现,这样就有更多的医院能做检测”。

  在采访的最后,当记者问到“疫情结束后,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时,段老的声音突然明朗起来,还伴随着一阵爽朗的大笑声。“那当然是回家看孙子啦!都想死他了!我从腊月二十七,不对,哪天我都不记得了,反正已经好久了,我孙子都没得看……”

  在采访中,和段医生一样,柳检测师也很想家。“我从腊月二十九就开始投入到疫情工作中,一直没回过家。我们前线人员都得自觉隔离,这也是对家人的保护。现在有时候晚上不忙了,会和家人视频一下报个平安。如果疫情结束了,我希望能好好休息一下”。

  此外,记者了解到,在这场抗疫的斗争中,武汉济和医院还涌现出很多感人的事迹。其中,检验科微生物室已是古稀之年的负责人郑常兴主任,提前结束假期,不顾家人反对,从年饭桌上离席,从外地返岗,支援一线。与郑常兴一样,武汉济和医院近百名医护人员也纷纷主动请缨,提前结束休假,从四面八方赶来,加入疫情防控战役一线。

武汉一线医生:疫情结束后,我想回家看孙子崔学勇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武汉一线医生:疫情结束后,我想回家看孙子崔学勇
  本文地址:http://www.hg00lt88.com/keji/8271.html
  简介描述:自疫情爆发以来,一批又一批的白衣战士相继赶赴疫区。即便不在前线,我们也能感知,身处一线的他们肯定很忙。约稿近一个月,经复星医疗集团的帮助,《国际金融报》争取到了...
  文章标签: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