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文成新闻 > 健康 >

飞跨两万里!新西兰同胞筹集物资驰援祖国,还有这些“海外小分队”在行动痴爱网

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时间:2020年02月12日 05:57

  新西兰时间2月5日晚上10点多,记者收到了一条来自国航的短信,原定于新西兰时间2月6日23点59分从奥克兰飞往上海的CA5102航班被取消,此时距离起飞仅26个小时。

  而正是这个“被迫作出”的选择让记者能有机会亲历海外同胞运输捐赠抗疫物资的过程,感受到他们那颗始终与祖国仅仅相连的的心。

  “各位好,我想问下是否有这几天东航飞上海的群友?现在有8箱药科大澳新校友会捐赠的防护服,正在找人带回。东航已答应我们免运费,但需要有人愿意带回。一箱18公斤。如果有愿意帮忙的请联系我。谢谢。”新西兰时间2月5日,名为“玩乐在新西兰”的群中跳出这样一则“求助”信息。

  很快,一位微信名为Shawn的网友应答,表示他们一行四人可以帮忙带回物资。当日,记者了解到,Shawn将乘坐东航2月6日的MU7070航班回国,而记者改签后的航班恰巧是同一班。

  2月6日,在奥克兰国际机场,回国旅客步履匆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带着口罩。而在8号门外,记者在两大车的白色纸箱旁看到了四个坚定的身影,他们是新西兰南京同乡会此次为新冠肺炎疫情捐赠物资的志愿者,也就是上述“求助”信息的发布者。

  同时,记者也看到了Shawn一家。Shawn对记者称,刚好看见“求助”信息,一行人中也刚好有空箱子,能带一点儿是一点儿。

  据志愿者何其远介绍,2月1日,新西兰南京同乡会经过激烈的讨论后一致认为,通过捐款目前并不能直接帮助到一线的医院,而通过捐赠物资能够更加快速地帮到医院,所以他们第一时间就开始寻找医疗物资。2月4日,他们收到11000新西兰元左右的捐赠,随后寻找和采购到了符合国内医用标准的防护服、护目镜和口罩等。

  何其远告诉记者,这批在新西兰筹集到的医疗物资将定点捐助给南京鼓楼医院。“南京鼓楼医院是三甲医院,一开始听说鼓楼医院也出现一定程度的医疗物资紧张时觉得非常吃惊,而在多方打探后发现这个情况确实存在”。

  另一位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具有医学知识背景的志愿者——奥克兰大学医学与健康科学部高级研究员顾泳川对记者表示,这是南京同乡会发往上海的第二批物资。此前,我们花了很多时间针对国内医院使用防护服、护目镜和口罩等医疗物资的标准和国外的标准进行比对。以符合医用标准的防护服为例,由于这些医疗物资非常专业,所以普通人在零售店很难买到,我们就利用自己了解的各个渠道,尽所能去专业的工厂进行采购。

  在机场,痴爱网志愿者们与Shawn一行人成功交接。满满的几大箱捐赠物资背后,是他们奔波于各个商超、零售店等医疗物资供货地采购时流下的汗水,是他们不停对接航运、痴爱网寻找愿意人肉带回国旅客的艰辛,更是他们和祖国大地共患难、痴爱网风雨同舟的信念。

  经过10427公里、12个小时的飞行,北京时间2月7日早晨4点,MU7070落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5点30余分,南京鼓楼医院代表正式签收该批物资;12点30分左右,该批物资正式入库南京鼓楼医院。

  “我们现在就是在抢时间!”何其远对记者苦笑称,在现在这个疫情的“特殊时期”,国际航班非常不稳定,为防变故,我们一旦买到物资后就会尽快通过回国的旅客将这些物资运送回国。

  2月2日,新西兰政府宣布对来自中国人员实施入境管制——非新西兰公民、永久居民及其亲属将被禁止入境。禁令从新西兰时间2月3日开始生效,本次禁令有效期为14天。

  这一禁令对于往返于中国大陆和新西兰之间以及以其为中转国的多个国际航班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随后,新西兰航空宣布自2月9日起将暂停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班。

  2月8日,就在上一批物资抵运的后一天,又传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负责对接航运的一位志愿者在群里说,现在东航全面叫停免费行李额,只有靠客人自己的行李额带了。这意味着,每一位帮忙带回捐赠物资的志愿者都需要使用自己的行李额度才能带回这些物资。

  2月9日,记者了解到,新西兰南京同乡会和中国药科大学澳新校友会-新西兰站分别捐赠了防护物资,委托志愿者一行16人分别乘坐2月9日MU7070和MU780航班,随客携带共26箱捐赠物资从奥克兰前往上海,预计于2月10日早上到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其中包括中国药科大学澳新校友会-新西兰站通过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赠给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暨湖北省人民医院的SP-C700医用防护服8箱,新西兰南京同乡会捐赠给南京鼓楼医院、指定鼓楼医院转捐鼓楼社区使用和江苏省中医院的39副护目镜、8000只口罩和400件隔离服。

  和新西兰南京同乡会差不多时间开始采购捐赠物资的还有一个上海“小分队”——立春。刘海莹、Angie和Steve于2020年立春发起了“立春”项目,希望能够通过“立春”来向急需医疗物资的一线医院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刘海莹告诉记者,在问过医院之后,发现有几样物资依旧是非常急缺的,包括防护服、护目镜、N95的医用口罩以及普通的外科口罩。

  “在了解到了这样的情况后,我们发动身边所有的朋友来找物资。第一批物资的捐赠者是日本筷子品牌兵左卫门(Hyozaemon)的会长老爷爷——浦谷兵刚。他听说中国的疫情之后,发动了所有员工从零售商店采购这些口罩,一共凑齐了500个。这500个口罩中一部分是医用的,还有一部分是普通民用级别的。2月8日,这批口罩已经送到了上海长海医院。”刘海莹说。

  刘海莹说,这批口罩是志愿者袁海波在厄瓜多尔出差时采购的,采购过程也是非常不易。“其实厄瓜多尔当地也已经对口罩进行限购,每个人只能买100个,医用级别的N95口罩很难买。他找到了当地开诊所的一个老爷爷,在他的帮助之下买到了1万多个普通的外科口罩,痴爱网以及几百个N95口罩。袁海波找到了当地的朋友连夜帮忙拆口罩盒子来减少重量,贡献出自己的行李额度,带回了很多口罩”。

  “立春”负责联络对接新西兰防护服的志愿者Angie对记者笑称,“我们现在找口罩都已经找到非洲去了!”

  除了采购难题,袁海波还遇到了由于国际航班变动而难以回国的问题。“后来,他需要先从厄瓜多尔飞到美国,然后再中转飞到纽约后,绕道日本再回到上海。在飞了四趟航班后,他才能带着这一万多只口罩回到上海。”Angie称。

  据Angie介绍,他们还有一个口罩的采购渠道是塞内加尔。现在,欧美、日韩、东南亚和俄罗斯等地基本上都是大企业在采购,所以我们现在能够找到的性价比较高的资源都在比较小众的地方。两天前,Steve通过中欧校友了解到在塞内加尔有一批医用物资,包括4万只医用口罩(FFP2级别),“立春”争取到了5000个口罩。经过我们的多方比对,这些口罩可以用于医务人员。2月8日,这批口罩已经在飞往国内的路上,后续,我们再想办法把他们运到武汉的一线医院去!

  刘海莹透露,包括清关、物流等费用,“立春”项目此次大约共购买了10万元的医疗物资,其中包括5000余个FFP2口罩、大约300个N95口罩、外科口罩18000个、防护服400件、护目镜200个,这些医疗物资中的大多数将会捐赠给武汉的医院。

  一位负责医院对接的志愿者告诉记者,事实上,目前武汉的医院依旧面临着医疗物资短缺的严峻形势,每一天防护服的消耗量就在几百件,所以对于医院来说,志愿者的捐赠“其实非常有限、杯水车薪”。

  除了新西兰南京同乡会和“立春”,还有很多很多的志愿者们都在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出一份力。尽管现在货源十分稀少和难寻,国际物流压力也非常大,但他们仍在做着自己的努力。

  记者了解到,浙江作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之一,多个志愿者小组早已行动起来,与浙江同抗疫情。

  近日,支付宝也上线了防疫物资信息服务平台,通过搜索同行程查询功能即可看到。目前,浙江省医疗物资保障组已发起第一项物资需求清单,其中包括医用口罩、防护服、工作帽等。

  前有“战疫”英雄集结武汉,后有志愿者努力驰援后勤。虽然后方能做的很有限,但就像歌词里唱的,“敌忾同仇神州在紧要关头,一声大吼,同志们全体都有!”

飞跨两万里!新西兰同胞筹集物资驰援祖国,还有这些“海外小分队”在行动痴爱网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飞跨两万里!新西兰同胞筹集物资驰援祖国,还有这些“海外小分队”在行动痴爱网
  本文地址:http://www.hg00lt88.com/jiankang/8256.html
  简介描述:新西兰时间2月5日晚上10点多,记者收到了一条来自国航的短信,原定于新西兰时间2月6日23点59分从奥克兰飞往上海的CA5102航班被取消,此时距离起飞仅26个小时。 而正是这个被迫作出的...
  文章标签: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