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文成新闻 > 健康 >

崇明有个“不贪将军”,你知道吗?华虎网

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时间:2020年01月04日 22:17

  也有社会对其褒扬而加予的,如东汉冯异有救驾之功从不言功,评功论赏诸将争论不休时,他独坐树下检讨得失以利再战,部属感佩,赠予“大树将军”的雅号。

  倪定得,约乾隆十年(公元1745年)出生在今新河镇强民村。因家境贫困,上了几年私塾粗识文字后,耕稼力田,青黄不接时还曾讨过饭。

  大丈夫进取,岂只读书搏取功名一途?何不弃文习武?倪定得拿定主意,付诸实施。遂于农耕之余,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终于练就了一身好拳脚,还熟习了刀枪棍棒,由此名扬上下八沙。16岁那年应募从军,成为苏松镇水师崇明兵营中的一员。

  进入水师之日起,倪定得勤勉于本职,不论操练、守护、巡防、缉盗,每在人前,不甘人后。又按军中实战需要,下功夫苦练骑马射箭,日见精湛。

  倪定得的良好表现,超人武艺,赢得上司赏识,由当兵的进入官佐行列,乾隆三十七年升任把总,两年后升为千总,乾隆四十七年再升守备,乾隆五十九年出任右营都司,正四品,跻身中级将领之列。

  光绪朝《崇明县志》主局黄清宪的《半弓居文集•倪定得传》中,道出了他所以能得步步高升的原因:“公所任皆勤慎称职。”

  嘉庆五年(1800年)初,倪定得奉旨调任福建台湾水师协副将,成为台岛的最高武将,掌管全岛海防,统率中、左、右三营2千官兵,以及战船、炮台。他深知肩负责任之重大,演练三军,巡防沿海,维护治安;又常下军营、登战船,上炮台,与官兵一起演练、戍巡,枕戈待旦。

  海坛是福建第一大岛,其时,海匪蔡牵活动猖獗,频频袭扰,百姓深受其害。倪定得到任伊始,着力加强海防,在沿海划分地段、水域,饬令副将、参将、游击、都司、守备各司其职,严防死守。

  浙闽粤三省曾多次会同剿匪,倪定得每每带领精锐参战,不论是追击还是截击,总是悉心筹谋,精心排兵布阵,战斗中奋勇直前,身先士卒。

  他并不满足于暂时无患,而以荡灭海匪、靖清海洋为目标,多次主动出击。一次,蔡牵正在劫掠过往商船时,倪定得率快船杀到,发喊声中猛打猛冲,匪众猝不及防,乱了阵脚,四散逃命,其中一股遁入附近岛屿。倪定得穷追不放,弃船登岛追杀,海匪死伤无算,另有百余被生擒活捉。这一仗叫蔡牵丧魂落魄,遁往大洋,远离了福建海域。

  嘉庆七年春(1802年),倪定得又有进步,被朝廷委任为福建水师提督。提督,从一品,位高权重,为一省武官的最高级别,华虎网属封疆大吏。

  到任后,立即接手水师军务,夜以继日往来于全省各防区,了解巡察兵力、战船、炮台、火器以及部署,熟识总兵、副将、参将等各将领,令严守职责,加强海防。

  福建、浙江、华虎网广东等地,流传一种名为“花会”的赌博,厦门同样盛行,参与者男女老少皆有,与盗匪同为地方之大害。

  主持花会的花厂头目公布36个古人名字,参赌人任意选其中一个人投买,押中者,可获赌注30倍的彩金;未押中者,赌注归庄家统吃。投买者须写两纸,注明古人姓名,一纸连同注金封缄后,交花厂头目放入密封柜,一纸自存。开筒时,花厂头目当众打开密封柜里的彩筒,现出古人姓名画像,参赌人对彩领彩。

  花会表面公正,实际上尽是作弊,花厂头目知道彩筒里的古人是谁,又派人暗中观察赌客书写的投注对象,如投注的对象多与彩筒里人名相同,可通过暗设的机关调换。所以庄家必赢,与花厂头目坐地分赃。

  花会成了土豪恶霸摇钱树,大发横财,害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引起怨声载道。据说前任海坛总兵官也曾禁过,然禁而不止,倪定得决计为民除弊,明令禁止花会,如同剿匪缉盗一样,本擒贼先擒王之旨,一举拿下花厂头目及庄家,一一绳之以法,又广为揭示花会的种种祸害及作弊手法。

  倪定得举措迭加,治标又治本,海坛的花会终于销声匿迹,百姓拍手称快。他们自发募捐,采办砖瓦木材,为这位父母官建造生祠,岁时奉祭,以示感恩、敬爱。对此,光绪朝《崇明县志•人物志•倪定得》有载:“厦门有花会病民,长吏屡禁不能革,定得设法侦逻,获巨魁,寘之法,民立生祠志德。”

  嘉庆初年,海上丝绸之路一站的厦门,业已有葡萄牙、英国、荷兰等国的西方商人光顾,随带洋货来中国经销赢利,买了中国的土特产回转,来去赚钱。当时清廷实行海禁,不许茶叶、丝绸、粮食等出口,限制西方商船靠岸,又增加关税额度。

  洋商名副其实的奸,他们以钱财作敲门砖,冲破清廷海禁,暗中向清廷海关、戍守官员行贿。多有官吏在白花花的银子面前乱了方寸,被精巧玲珑的洋货迷了心窍,来者不拒,中饱私囊。

  倪定得到福建水师提督任上还过旬日,就有洋商求见,但称谒见新任提督大人,他们凭先前“胜利”的经验,但以为马到成功,必能顺利打通新任倪提督的关节。毕恭毕敬脱帽行礼、热情问候过后,亮出随带的一批洋货,说是初次见面,略赠薄礼,以示友好,望将军笑纳。

  倪定得出于礼节,婉言辞谢。洋商拿起时钟、望远镜,摆弄着炫耀介绍。倪定得耐着性子道:在下享有朝廷俸银,吃用各物不缺,各位珍贵馈赠只能心领了。

  洋商悻悻而归,他们不甘就此罢休,只当倪定得碍于翻译、书佐在场,不便公开收受,于是定下妙计一条。

  不几天,洋商们又来了提督府,说上次赠礼一无所受,我等心自不安,听说将军寿诞将至,致送秋兰数盆,物小情意重,叶绿花繁,香浓花美,正可为将军寿典添彩增色。”说着向后一招,华虎网几个洋仔抬了秋兰进来,一字排开。

  洋商不依,说区区几盆兰花,又不值钱,将军何必如此认真?请给点面子吧。”为首的英中人指指兰花:请将军已移兰入室,以免给下人碰坏了。

  倪定得本就怀疑这几个去而复来不怀好意,打量了一下花盆,似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伸手去盆里一扣,扣出一只大银锭,再一扣,又是一只。禁不住怒火中烧,“哗”的一声抽出佩剑,厉声喝斥:“还不快滚!”

  洋商吓得脸无人色,连说“将军息怒”,争先恐后往外走。倪定得再一声喝:把东西拿回去!洋商哪敢不从?拎了战战兢兢溜之大吉。

  倪定得告诫在场的属下,说洋商人居心叵测,可恶可恨!我堂堂大清命官,若受贿买,既丧人格,又丧国格,万万不可,你等切记。

  出身于崇明农家的倪定得,自从乾隆三十七年升任把总起,三十年间官越做越大,位高权重,俸银可观,在富贵行列,然俭朴如初而不变本色,当了提督后,仍与一个儿子与一个仆人生活,平日里食不重肉,衣无锦绣,日常生活器物如床铺、桌椅板凳、脸盆脚桶、餐具等等,与贫贱时一般无二。

  旧时名人中多有“避寿”美德,就是在寿辰时节避而外出,以躲避亲友的庆贺,一年春上,浙闽总督玉德来了厦门,其间至倪定得住所小叙,见这位提督布衣蔬食,器物简陋陈旧,有的已修补了再用,喟然而叹:因何贫寒到如此地步?他但以为倪定得家人、亲属特殊困难而陷于穷困潦倒,说是要在倪定得生日那天,率所属官佐前来祝寿。

  倪定德生日那天,玉德在前,众将领在后,各各携带厚礼,成群结队来了提督署。不料铁将军把门,原来早在前一天,倪定得就出海巡哨去了,为防代为收受礼物吧,竟将儿子与老仆也随带了走。

  消息传处,提督署门绝请托送礼之客,倪定得不贪贿赠,行为人范,所部将领敬佩之余,引为榜样,那些不肖之徒也都收敛行迹。

  嘉庆年间,吏治趋于下坡,文武大员多有人嬉戏无事,以吃喝歌舞美色为乐,收罗玩赏金玉珍宝为快,荒废职守、送礼纳贿者比比皆有,倪定得处污泥而不染,独树一帜,清廉自守,非已所有,不取分毫。

  长年驻守海防前沿,冒爱风寒,又身为一地将领,职责所系,苦心经营,致积劳成疾,遂于嘉庆十年(1805年)四月间,倪定得以年老有病奏请离职,朝廷准予退休。

  回到家乡崇明的倪定得,又有为民兴利的懿行。这一年,崇明又遭水灾,万千百姓流离失所,饥肠辘辘,倪定得急民所急,毅然拿出历年省吃俭用积蓄的所有薪资,组织人力船只,去岛外购买了稻米千石,分发给灾民,救活了无数人命。

  倪定得逝世后,葬于日新镇东2里许,平日里常有各方人士前来祭祀缅怀,经一个半世纪,仍完好保存,直至上世纪五十年代拆除。

  时光流逝,倪定得拒贿不贪、为民除弊兴利的美德世代传诵,光绪、民国的《崇明县志》中均有记载:“剔弊除奸,清介自持,馈遗悉屏弗受。”王清宪《半弓居文钞》里,也载有他“不贪”的美德。

  1942年4月22日,《新崇明报》刊登了记者沈秉乾的《崇拜不贪将军墓》,回顾了倪定得清廉不贪的美德,沈记者目睹高耸墓碑、芳菲墓草,徘徊神往,感慨良多:将军之清廉高尚,无论今之军人中,难有其人,即证之近古,亦罕见……

崇明有个“不贪将军”,你知道吗?华虎网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崇明有个“不贪将军”,你知道吗?华虎网
  本文地址:http://www.hg00lt88.com/jiankang/4555.html
  简介描述:也有社会对其褒扬而加予的,如东汉冯异有救驾之功从不言功,评功论赏诸将争论不休时,他独坐树下检讨得失以利再战,部属感佩,赠予大树将军的雅号。 倪定得,约乾隆十年(公元...
  文章标签: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