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文成新闻 > 国内 >

双黄连到底该不该抢购?连花清瘟胶囊等中药能抗新冠肺炎吗?专家发话了!劳伦·鲍威尔

文成新闻网-文成本地新闻资讯 时间:2020年02月01日 20:20

  而这次疯抢双黄连口服液的行为主要源于一篇报道。1月31日晚,新华视点称,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上述消息一出,许多人误以为医药领域科研出现重大突破,各大平台上的双黄连口服液瞬间售罄,甚至兽用双黄连口服液也在部分商家出现售空情况。

  此外,新浪视频发起关于“网售双黄连口服液基本脱销,你参与抢购了吗?”的投票,两小时内有超57万名网友线上参与,其中3.5万名网友表示买到了,15.5万名网友表示没买到。

  广州某医院温病学专家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药讲究的是纠偏,也就是疾病或者亚健康状态导致的阴阳失调,邪盛正虚的时候才要纠偏。例如,体内有了热度方可清热毒,有了湿气才需去湿气,有了表证才虚解表。在健康状态下,没必要喝双黄连(口服液)预防。更没必要囤药,就算没了双黄连口服液,也可买草药自己在家煎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医药研究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导致的死亡病例来看,这个病毒本身不致死,患者死亡大多是因为并发症,劳伦·鲍威尔且呼吸衰竭的较多。劳伦·鲍威尔双黄连口服液中金银花和连翘都是用作解表、清热解毒的,黄芩可起到止咳的效果。从理论上讲,(双黄连口服液)可能存在抗菌和抗病毒的效果。”

  那么效果又有多少呢?该研究员进一步指出,“从中药里拿出一百味药来,半数以上都可能产生跟双黄连(口服液)类似的效果。从中药角度来看,抛开剂量谈毒性和药性都是耍流氓。同时,据披露信息来看,目前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有效还仅仅停留在体外抗病毒试验阶段,目前没有任何研究,哪怕是早期研究可以证明健康人吃这个可以对病毒有预防作用。”

  “此外,中药讲究的是在特定的治疗时间用某一味或几味药治疗某一部位出现的特定问题。如果药用对了,效果会很好,用错了恐怕不会有什么效果,甚至于会损伤脾胃。像双黄连(口服液)这种药,万一是寒邪(症状),用了反而会起反作用。”该研究员呼吁,“我希望大家可以理性看待双黄连(口服液)事件,如果出现了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症状,请上报疾控中心并及时就诊。”

  杭州地区某三甲医院呼吸科医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从目前的疾病诊疗方案上看,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使用的是病毒性感冒的治疗方式,与一般流感的治疗方式和治疗用药均无明显差异,对症治疗为主。即发热就降温,咳嗽就化痰,缺氧就输氧,不存在什么特效药。”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新型病毒,临床用药的常见策略就是从老药中寻找哪种药物可行,不管是抗逆转录的西药还是清热解毒的中药,都需要临床数据和案例说话。并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费用现在由国家全部负担,就算某款药物临床实验成功了,证明有效了,对于感染的患者来说,药抢了也是白抢。”

  一晚上就售空的双黄连到底是个啥?公开资料显示,双黄连拥有口服液、颗粒、胶囊、片剂、注射液等多个剂型,主要成分为金银花、黄芩、连翘提取物,用于治疗发热、咳嗽、咽痛等。其中,双黄连注射剂是我国最早批准的中药注射液品种之一,在不少基层医疗机构里,双黄连注射剂一度成为治疗儿童感冒发热初期的首选药物。

  2018年4月,国家药监局发布公告,由于双黄连注射液注射剂作为儿童常用药曾多次发生致死事件,要求修订其说明书,并在修订的说明书中明确提出,“本品不良反应包括过敏性休克,应在有抢救条件的医疗机构使用,劳伦·鲍威尔使用者应接受过过敏性休克抢救培训,用药后出现过敏反应或其他严重不良反应须立即停药并及时救治。”

  事实上,这款曾经在基层受欢迎的中药注射剂早在2017年人社部网站公布的新版医保药品目录中被限制为二级以上医院才有资格用。而在更早的2014年版本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中,双黄连合剂位列中成药口服制剂不良反应排行榜第一名。

  此外,2013-2014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显示,双黄连合剂(口服液、颗粒、胶囊、片)在中成药口服制剂中不良反应/时间报告中,数量均排前三。

  实际上,最近不少中成药都跟新型冠状病毒搭上了关系。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以下简称“第四版”)中新增了中成药推荐。由此,不少中成药登上话题热榜。例如,连花清瘟胶囊和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

  备受市场关注的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和连花清瘟胶囊均参考了2003年的“非典”治疗。据悉,连花清瘟是以岭药业2003年“非典”期间研发的中药新药。而另一款知名度较高的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是2003年原卫生部《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诊疗方案》中为数不多的中成药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生产连花清瘟的以岭药业还是生产藿香正气口服液的太极集团都在此次抗击疫情中大量赠药,而这两个企业的存货数额也在近年不断增长。

  事实上,在第四版中,被推荐的药还有很多。劳伦·鲍威尔例如,在医学观察期推荐使用的藿香正气口服液(丸、水、口服液)、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蕴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防风通圣丸(颗粒);在临床治疗中期推荐使用的喜炎平注射剂、血必净注射剂;在临床治疗重症期推荐使用的血必净注射液、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

  一直以来,关于中成药在疾病治疗方面的争论一直很大。北京市健康科普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副主任医师吴义春曾在媒体公开表示中成药治疗必须合理选择。他表示,“中成药使用有效果的前提是准确合理,合乎病情,辨证使用。即根据体质、病情不同,分清楚是热、是寒还是湿等不同,合理选择才有效。”

  而就在1月30日下午的在上海市疾控中心,中医药防控新型冠状肺炎专家组接受媒体采访。中医药防控新型冠状肺炎专家组组长吴银根表示,2020年的疫情牵涉面更广,病人病情没有SARS重。在SARS治疗中,发现中成药连花清瘟胶囊有抗病毒作用,但是在此次疫情中是否有抗病毒作用,尚不清楚。

  而对于用中医药预防的问题,吴银根主张暂时给和感染者有密切接触的病人做处方,但是否为有效处方暂未确定,是给一线人员的安慰照顾。同时明确表示,“不主张健康人群大规模吃中药预防。”

  中医药防控新型冠状肺炎专家组成员张炜表示,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病人中,41人次接受了中医诊疗,21人次服用中医汤药。张炜介绍,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对目前确诊的病人需要进行完全的判断,耗时较长,在病人中也尚未完全普及。

  由于此次发布研究结论的是著名科研机构,不少网友毫不犹豫地选择下单了。一位成功买到双黄连口服液的消费者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我对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否有效本来也是将信将疑,直到我看见这个结论是由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得出来的才相信。”

  引起1月31日晚全民抢购潮的上海药物研究所事发后的几小时接受了媒体采访,关于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有效一事,其表示,“目前只是初步发现对病毒有抑制作用,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后续我们后续会在上海市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做一些实验,双黄连本身就是上市的药物,但是对病人如何有效,我们还要做大量的实验。”

  上海药物研究所是个啥机构?为啥在他们的一篇文章竟能引起短短几分钟内售空全网所有双黄连口服液?公开资料显示,上海药物研究所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综合性创新药物研究机构,拥有其中两院院士6人,973首席科学家7人次、国家百千万人才12人、基金委杰青22人、优青7人。此外,该所更是众多医药学子梦寐以求的研究所,所内目前在学博、硕士研究生612人,联合培养研究生400余人,在站博士后91人。

  记者注意到,在2003年非典期间,上海药物研究所曾提供临床实验报告表明,“洁尔阴”洗液能抑制SARS病毒,对被感染的细胞具有良好的保护效果,且无毒副作用。

  此外,2019年11月,该所与上海绿谷(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的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宣布,其研发的一款名为“九期一”(甘露特纳,代号GV-971)的新药,可以用于轻度至中度阿尔兹海默症。该消息宣布没多久后,该项目的核心研究人员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耿美玉甚至被质疑论文造假。

  而所有该药物所发表的内容和倡议均饱受争议,所以专家提醒,双黄连可能只是对某些个体身上的病毒存在延长病毒复制的可能,其本身并不治愈,须谨慎服用。

双黄连到底该不该抢购?连花清瘟胶囊等中药能抗新冠肺炎吗?专家发话了!劳伦·鲍威尔的相关资料:
  本文标题:双黄连到底该不该抢购?连花清瘟胶囊等中药能抗新冠肺炎吗?专家发话了!劳伦·鲍威尔
  本文地址:http://www.hg00lt88.com/guona/7170.html
  简介描述:而这次疯抢双黄连口服液的行为主要源于一篇报道。1月31日晚,新华视点称,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文章标签: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相关文章:
----------------------------------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